'); })();
浔阳区 | 濂溪区 | 开发区 | 庐山管理局 | 瑞昌市 | 共青城市 | 八里湖新区 | 柴桑区 | 湖口县 | 都昌县 | 庐山市 | 德安县 | 永修县 | 武宁县 | 修水县 | 彭泽县 | 庐山西海

五老峰之恋

在五老峰脚下长大,从小就聆听了五老峰的神奇传说:五个老人栩栩如生,巍峨屹立。打记事起,我就感觉五老峰很高,高得有时和天连成了一体,挡住了我的视线,阻隔了山外的世界。在大山脚下长大,自然而然就会融入大山。那时,物资匮乏,生活艰辛,山下的人们毫无节制地索取大山有限的林木资源。每到周末,我们也和大人一样,三五成群地结伴到山上砍柴。久而久之,翠绿的山峦经不起人们的过度砍伐,加之没有时间生息,慢慢变得满目疮痍。损毁的山林、陡峭的小径、奔波的汗水和艰辛的足印,这是大山留在我记忆里一生也挥之不去的乡愁。十七岁那年部队征兵,我穿上了军装,走出了大山。只有和亲人的难分难舍,却没有远离大山的失落——我庆幸自己终于走出了五老峰,走向了更广阔的世界。而后来的三次经历,让我对五老峰产生了越来越深的眷恋。

三叠泉瀑布。

三叠泉瀑布。

一是1981年我在安徽的军校读书,一天晚上学校组织看电影《庐山恋》,我心情特激动,这是发生在家乡的故事,我要好好地欣赏那些熟悉的山水。电影开始,首先就是五老峰由远而近的镜头组合,啊,真乃是雄峻挺拔之大美!我情不自禁跟身边的同学说,这是五老峰,我家就在山脚下。同学很羡慕但又有点疑惑地问,你家就在这山脚下?我说,是的。同学惊讶地开玩笑道:你的家乡真美,都觉得你有点伟大了!

可见那时庐山在人们的心目中是何等的神圣崔巍,想零距离接触五老峰,一睹芳容又是多么不易。

从那时起,我开始有一种优越感,为自己在五老峰脚下长大而自豪。当大家在一起畅谈《庐山恋》时,我总要插上一句:第一个镜头是五老峰,我就是在五老峰脚下长大的。我告诉他们,五老峰脚下有我的父老乡亲,有我的母校,还有和我一起度过花季雨季的同学。

“庐山东南五老峰,青天削出金芙蓉。致富项目大全秀色可揽结,吾将此地巢云松。”每当吟诵起李白这首千古传颂的诗篇,让我对五老峰的美丽,五老峰的峻峭,以及五老峰的雄伟又添几分发自内心的向往和爱恋。

第二次经历,大概在上世九十年代中下旬,部队休假回家,我到同学宋斌家玩,他父亲的一句话至今萦绕在我耳边。当时聊及的话题是我问宋斌的父亲怎么还住在海会镇(隶属于致富项目大全庐山市),他父亲说习惯了,这里空气好,水质好,每天看到五老峰就像一幅壁画挂在那,很舒心。

“五老峰像一幅壁画”,这句话把五老峰的锦绣风光囊括其中,这是对五老峰有着深厚情感才能发出的感慨啊,既是对五老峰的赞誉,也充满着对五老峰的恋恋依傍。

“青山不墨千秋画”,五老峰确实是一幅气势恢宏,大气磅礴而又典雅华丽的美丽画卷。大自然的神来之笔把她描绘得如此神韵,山体岩崖参差错落,很像五位列座的老人,从不同角度,不同方位呈现多种变化。山峰常常云雾缭绕,时隐时现,给人亦真亦幻宛如仙境的感觉。

第三次经历是观赏三叠泉瀑布,让我对五老峰有了更深的理解。

在母校读书时,我就听说五老峰东北坡半山腰有三叠泉瀑布,因没有路,也就未能到过三叠泉。我离开故乡后,上世纪八十年代海会乡政府投资组织修建了一条通往三叠泉的路,每次回家探亲我都想上去看看,但因种种原因,直到上世纪末才和朋友攀上了三叠泉。走在通往三叠泉的路上,想寻找小时候砍柴走过的小径和过去被砍秃了的山坡,但都被茂密的树林覆盖。山涧里怪石百态,泉水清澈,在随风飘来水流轰鸣声中,三叠瀑布映入眼帘。抬头仰望,三叠形态各异,但却浑然一体。如洪流倾出,浩浩荡荡,巨响如雷,最后似玉龙直入潭中,激起波涛汹涌,气势格外恢宏。在五老峰的深处藏着一个这么壮观的瀑布,谁看了不直呼神奇,我心里隐隐地有一种“只缘身在此山中”的懊悔。在惊叹三叠泉瀑布的同时,我也更深层地认识了五老峰,五老峰的美不仅仅是外在的雄浑,更多的是她内涵中清灵秀丽般的柔美。

三次看似寻常而又不寻常的经历,让我一次比一次更深地看懂五老峰,我与五老峰的情缘也到了更新的境界。无论我走到哪里,都不会忘记我在五老峰脚下长大,我都会以赤子般的情怀把对五老峰的眷恋深埋心底,静静地感悟五老峰的壮美和奇峻。

我深爱五老峰,这座我家乡的大山,伫立于匡庐的群峰之中,根连鄱湖,纵览云飞。对它的爱,已深深刻在我的骨子里,渗入我的血液中。(饶万和)

[责任编辑:陶菁]